膜结构车棚

膜结构车棚

英国老牌音乐杂志登陆中国 音乐逆袭以文之名


发布日期:2022-03-04 16:2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一本《CAN!乐刊》登陆苹果APP Store,不到两天就排到了音乐类应用前20席。同时,英国老牌摇滚杂志《Q》中文版在内地创刊发行,销量不俗,成了许多乐迷必读的音乐杂志。

  记者昨天采访了《CAN!乐刊》的主编尔东尘和《Q》中文版的编辑部主任胡畔,听他们讲述自己的音乐梦。

  诞生于1986年的《Q》是英国著名的音乐月刊,全面详尽的乐评板块自成一格,涵盖了最新发行的专辑、再版专辑、音乐合辑和现场演出的精彩评论。《Q》杂志以发布独家榜单见长,如“史上最伟大的百张唱片”、“有生之年必听的五十支乐队”等等。

  事实上,远在英国的《Q》也影响了不少国内的音乐人。黄耀明在得知《Q》中文版创刊后,第一时间表示:“我是看《Q》长大的,能留一本中文版创刊号给我吗?”五月天的阿信则在微博上感慨:“在北京拿到《Q》杂志中文版试刊,很兴奋。华人乐坛一直缺少有关音乐的论述与书写,希望以后有机会看到更多的音乐杂志。”

  《Q》中文版从今年5月创刊,到7月已经发行了3期。目前,在杭州不少报刊亭、书店,都能看到这本有着大大的“Q”记号的音乐杂志。

  《Q》中文版编辑部主任胡畔告诉记者,《Q》目前每期是10万的发行量,“这本杂志主要是针对喜欢欧美音乐的年轻读者,他们同时也关注国内的摇滚乐文化。”

  “在中国之前,《Q》除了英文原版,没有发行过其他语言的版本,可见他们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胡畔说,“我们已经买下了他们5年的版权,目前原版和本土的内容各占5成。”

  除了杂志以外,《Q》中文版已经有了很多尝试。《Q》的App应用日前在APP Store上市。在草莓音乐节上,他们设立了“Q”舞台。不久前还在北京的Livehouse里做了第一场“Q”演出。

  “虽然目前内容还存在着差异,比如英国那边可能会做U2、酷玩这样大牌乐队的采访,国内的音乐人就会显得弱一些。但是,我们也尝试在做本土的演出场所、音乐节这样的专题,相信会越来越精彩。”胡畔说。

  创刊于1992年的《音乐天堂》杂志,是许多乐迷心中美好的回忆。时隔20年,一本名叫《CAN!乐刊》登陆苹果App Store,这本杂志的主编正是《音乐天堂》的前主编尔东尘。

  尔东尘告诉记者,他近年来一直想做一本原创童话的APP,“但是原创童话的内容比较难找,受众一下子也积累不起来,所以我和原来公司的同事商量后,就打算在熟门熟路的音乐杂志上试试水。”

  今年初,尔东尘找来了6位和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起兼职做这本数字音乐杂志,从选题、策划、编辑,都是他们一起完成。

  第一期的《CAN!乐刊》,尔东尘选取的主题是“音乐的根源”,通过上世纪50年代民歌、蓝调、爵士和摇滚音乐,来追溯现代流行音乐的起源。“我们的选题原则,一是我们自己感兴趣的。二是适合那些喜欢思考的资深乐迷阅读。下几期,我们可能会做时代的靡靡之音、经典的电影音乐、失落的好声音这样的选题。”

  尔东尘给这本杂志的定位是一本给资深乐迷读的深度音乐杂志,“这么些年来,音乐产业里,就是唱片业这个中间环节出了问题,音乐人和乐迷这两边一直都有需求,如何让这两者之间重新联系起来,就是音乐杂志需要做的。”

  “在《音乐天堂》之后,还有不少音乐杂志还继续做到了今天,他们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轻音乐》和《通俗歌曲》,他们的操作方式偏娱乐;而《重型音乐》、《极端音乐》这样的杂志就很小众,每期发行一万册,照样可以生存。”尔东尘说。

  《CAN!乐刊》第一期没有广告,是免费索取,单单在稿费支出上,尔东尘就付出了近万元,“我们想通过免费的第一期把乐迷聚集起来,听听他们的意见,到以后可能下载完整版的需要收费,也可能增加一些音乐精选集,唱片珍藏这些付费内容。”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