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棚

自行车棚

交易数据被追问昔日淘宝女装第一店戎美IPO会顺利么?


发布日期:2021-12-08 06:35   来源:未知   阅读:

  商务部公布不锈钢钢坯和不锈钢热轧板卷反倾“宁夏政策计算器”上线试运行“刷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每个有网购经验的人都对这一商家造假获得信用的手段有所了解。尽管阿里巴巴也曾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打击刷单行为,但至今仍未达到有效根治。

  今年疫情期间,刘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利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下载刷单APP进行刷单返点。在尝到轻松挣佣金的甜头后,开启了其刷单旅程。这段旅程上刘女士并不孤单,据了解,在阿里的生态产业链条上滋生着大量的“刷单蚂蚁”。

  如今,经历三轮问询,距离上市就差临门一脚的戎美股份,就被深交所质疑其交易是否存在刷单行为?

  3月8日,戎美股份回复了深交所的第三轮问询。即使问询已到第三轮,戎美股份仍然有12项问题待解决。

  其中,关于公司生产模式、诉讼纠纷、收入、客户及毛利率的问题在前两轮问询时就已存在,这一次再被提及。在深交所越来越详细的“灵魂拷问”下,戎美股份上市进程“道阻且长”。

  说起戎美股份,就不得不提起公司创始人温迪和郭建,二人为夫妻关系。毕业于清华大学MBA的温迪曾表示“每个女人都有一颗开店的心,我从未想过小打小闹”。

  2006年起,温迪开始在淘宝进行服饰零售运营,这也为戎美后来的发展积累了粉丝和一定的客户。作为丈夫的郭健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学专业,同样拥有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郭健早期曾对妻子网上开店抱着支持却怀疑的矛盾态度。不过2012年,郭健还是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回国,与温迪共同设立戎美有限,开始了戎美品牌的公司化运营。

  招股书显示,本次发行前,两人合计持有98.24%的股份。发行后,两人仍将持有戎美股份73.68%的股份,股权高度集中。

  就在郭健加入妻子的淘宝创业3年后,2015年戎美股份荣获淘宝女装第一,店铺成交额达上亿规模。如今,戎美股份冲刺创业板,近期业绩表现又如何?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戎美高端女装”粉丝数量超过400万,门店好评率超过99.9%。2019年度,戎美股份购买次数大于5次的客户数量超过7万人。

  表面看,戎美服装似乎很受消费者的喜爱,不过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戎美股份营收并未有太大起色,收入分别为5.85亿元、7.04亿元及6.94亿元。

  具体来看,2016年8月,上海之禾时尚实业集团商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之禾”)认为戎美通过“Rumere旗舰店”销售的多款服装,其款式、色彩、图案等均与上海之禾享有著作权的涉案作品一致。

  于是,上海之禾将戎美等相关公司起诉至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最终,戎美股份败诉,构成侵权并赔偿上海之禾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5万元。

  作为一家服装企业,出现产品雷同现象,对其业务发展的影响是破坏性的。因此,深交所在问询函中也对诉讼案件一直有所关注,在第二轮问询中要求戎美股份说明相关诉讼对发行人业务开展的影响、发行人的整改情况,是否构成本次发行上市障碍。

  第三轮的问询函中也再次要求戎美股份说明出现较多侵权纠纷的原因,是否会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经营业绩的影响。

  对此,戎美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在高端服饰行业中,当季流行的产品在款式设计、图案、面料及配饰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相似性和共通性。公司已经于2017年制定了防止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相关措施,但依旧难以避免与当季流行产品在款式设计、图案、面料及配饰等方面没有任何相似或共通之处。

  因此,公司仍存在可能面临的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风险。该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风险对发行人的持续经营能力和经营业绩不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但仍可能对发行人的声誉及其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除了产品雷同而引起的诉讼纠纷外,野马财经还注意到,戎美股份的数据合理性被交易所追问。

  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部分客户在戎美的淘宝店铺上多次下单,且贡献了较多的营收。其中下单次数在21-50次之间的收入金额分别为0.96亿元、1.48亿元、1.45亿元和0.3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4.96%、18.47%、18.53%和11.03%;下单次数在50次以上的收入金额分别为3020.25万元、7731.42万元、7730.88万元和1371.2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4.71%、9.64%、9.87%和3.84%。

  按下单次数在21-50次之间估算,平均每个客户每个月在戎美股份购买2次衣服。而按下单次数在50次以上来计算,一个客户每个月在戎美股份购买服装的次数最少为4次。

  如此频率在同一家店铺购买衣服,有违常识。因此,深交所质疑客户多次重复交易背后是否存在刷单操作?

  戎美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成立至今已拥有一批核心客户群体,其对公司的产品风格和品质有着较高的认同度,因此其在公司店铺重复购买次数较多。

  “腾讯科技”曾对淘宝刷单现象进行过曝光,一位化妆品小卖家对“腾讯科技”表示:“刷单或许会死,但不刷只有等死。”在他看来,有些小卖家也很想实实在在做生意,但是淘宝的营销工具收费太高却又没有实际效果,如果不通过刷单冲一些销量,就很快在淘宝的海量商品中消失殆尽。

  关于“刷单”,戎美股份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公司及其关联方不存在通过自身或委托第三方对公司线上销售平台进行寄发空包裹、虚构快递单号、利用真实快递单号等方式“刷单”、虚构交易、提升信誉等行为。

  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服装店,如果公司存货过多会造成库存积压,从而导致流动资金的冻结,支付大量库存维持费用。尤其是服装过季后一般都会存在折价销售,对公司的业绩也会存在一定的影响。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戎美股份近年来过季库存商品的金额和占比总体呈现上升的趋势。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过季库存商品的金额分别为1394.10万元、2108.40万元、3712.83万元和3827.63万元,占全部库存商品的比例分别为15.86%、19.63%、31.46%和31.64%。

  同时,戎美股份报告期内1年以上存货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也在增长,分别为2.77%、5.39%、8.56%和15.23%,似乎与公司“紧随当季流行趋势,保证创新与创意产品款式推陈出新”的设计模式及理念有所违背。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戎美股份的过季商品并没有折价销售,反而价格有所上升,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一点从公司的毛利率表现就可以看出来,数据显示,戎美股份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51%、40.31%、46.53%和44.94%。公司在过季存货商品金额上升的情况下,毛利率依旧呈稳步上升趋势。

  而毛利率水平反映了公司对产品的定价能力和对成本的控制能力,报告期内,戎美股份各类产品的平均成本分别为187.02元/件、188.84元/件、179.74元/件和173.02元/件。平均售价分别为304.13元/件、316.36元/件、336.18元/件和314.26元/件。

  简单来说,就是在2017年至2019年,戎美股份产品的平均售价呈现上涨的趋势。以戎美股份最近三年都在销售的款号为DY0910074G1的大衣为例,该产品在2018年度的售价(不含税价格,下同)为1189元,在2019年度的售价为1250元,在2020年上半年的售价为1298元,报告期内整体定价逐年上涨。

  也就是说,戎美股份毛利率上升主要是衣服销售价格变贵。对于服装行业来说,大部分企业对过季商品采用折扣销售的方式。同样的一件大衣,戎美股份却历经三年不但没有降价,反而价格变高了。

  对此,野马财经就以上问题求证了戎美股份相关人士,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戎美股份即使三轮问询过后,问题依然颇多,照此来看,公司想要上市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证明自己。